文学论文
论文网 > 文学论文

十八、十九世纪之际的宗族社会状态

2019-12-14 18:21:49

文学论文网发布十八、十九世纪之际的宗族社会状态,更多十八、十九世纪之际的宗族社会状态相关论文,请访问论文发表网文学论文栏目。

——以嘉庆朝刑科题本资料为范围

   内容 提要: 中国 第一 历史 档案馆藏有《内阁全宗·刑科题本·土地债务》类档案,文章利用其中属于嘉庆朝形成的几百件档案资料,描绘18世纪末期19世纪初期宗族 社会 的细部状况,即宗亲间在生活各方面的互助、互救,宗族公共财产的管理、分配以及纠纷,族人的宗族意识和通财观念,清朝政府施行宗亲法的刑政状况及其对宗族的 影响 。从这些具体事实中我们可以认识族人与宗族的关系和宗族的功能、性质。作为宗族一分子的族人,生活在宗族社会人文环境中,既受到关照,又受其制约,宗族在保障族人生活、生存中起着重大作用。政府利用宗族协助其治理,从而给予极其有限的自治权利。<?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关键词:嘉庆  刑科题本  宗族  宗亲法  自治群体

 

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以下简称“一史馆”)藏档中,有刑科题本一种,是清代地方督抚和中央三法司审理命案的记录。因其内容,一史馆又将其分类,其中由土地债务等原因形成的案件,命名为“土地债务类”,其中嘉庆朝(公元1796—1820年)产生的刑科题本土地债务类档案三万二千多件。笔者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与一史馆 研究 部合作,带领南开大学历史学系一些研究生和本科生去该馆,将嘉庆朝土地债务类档案查阅一过,摘录了数百万字的资料。20年后的今日,笔者重新阅读当年摘抄的资料,限于时间,仅仅认真读了四百余件,据以写成本文。乾隆朝刑科题本档案,中国社会 科学 院历史研究所早在60年代作了摘抄,并公布《清代地租剥削形态》(1982年)、《清代土地占有关系与佃农抗租斗争》(1988年)两部资料选集,因而乾隆朝的刑科题本材料为学者有所利用。嘉庆朝的资料则基本上没有被研究者使用,笔者此文纯用这类史料,或许令拙文有了特点。刑科题本对案情交待得相当细致,使得我们有可能对它所反映的事物进行细部研究,故而这篇小文将用一件件档案素材说明宗族史中的细小事情,可能显得琐碎,不过对深入认识清代宗族社会状况或许有所裨益。案件发生在嘉庆年间,可是有的事情的肇因却蕴涵在乾隆后期,因此它所反映的时间就不是纯粹嘉庆朝的,放而笔者所说的时间应该是18世纪末期到19世纪初期的三四十年间。文章写法则是先交代档案材料所记录的宗族社会的事实,然后作一点宗族社会性质的 分析 。

 

一、宗亲间的互助与互救

 

    笔者在嘉庆朝刑科题本中见到宗族成员间的互助、互救的情形,可以区分为下述三种情况:

    (一)日常互助

    中保。族人买卖、典当土地房屋,借贷、赊购银钱物件,要请亲友,特别是家族近亲作保证人,中人要在契约文书上签字画押,对成交的事情负责,如若借贷不能按期交还钱物,所卖田房产权有纠葛,中保要承担责任。所以做中人,常常是对卖方、借贷方的支持。

    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四川阆中县邢洪先邀请堂兄邢洪仁作中人,当给王士奇田地一分,五年十二月,邢洪先因贫穷,请邢洪仁一同到王家要求追加当价,买主不同意,邢洪仁将其妻、邢洪先将其子打伤致死。①五年(公元l800年)十月,四川温江县刘体林将水田一段,凭中人刘兰纯,卖给堂兄刘体中,买主当即交出大部分价银,而剩余部分过期不交,刘体林投告中人,六年四月向刘体中索讨,以致打死买主。②六年(公元1801年)二月湖南邵阳县李有道将他和李信言所共有的山地一块,私自凭中人李信元卖给杨礼选,李信元出于照顾本家李有道而欺骗了外姓买主。③五年七月贵州陈家老五陈金玉、老六陈金黄请求二哥陈金万说情,向其亲戚石潮奉赊米一石二斗,三个月后陈金万代其亲戚向五弟、六弟讨要米价,竟然被两个弟弟打伤而死。④贵州遵义杨明扬无子,临终向妻胡氏说不必立后,将遗产分给侄儿,让他们轮流养活。二年九月,胡氏依照遗言,“邀凭族户,将伊夫所遗田产分予二、三、四各房子侄管业,议令每房各出银十两给予胡氏,以为养赡之资,各房应允,立有字据”⑤。上述数例的中保,均是族人、“族户”,有了他们,才使得买卖、赡养契约得以成立。

立嗣。前述杨明扬不让立嗣子,像他那样有田产的人而不立嗣,并不多见,通常的情形是无子的人会在生前确定嗣子,或死后由宗族为其立继。山东邹县周某有三个儿子,为他们分家,每人得地十二亩,后来他的哥哥亡故,就将三子兴荣过继给伯母王氏,让把分给他的十二亩田产带去,并且议定,王氏所有的七亩田,在其身故后,由三子平分。⑥这就不仅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档,《内阁全宗·刑科题本·土地债务类·嘉庆朝》,第4546包;下引该馆档案,仅简单注明包号;又,该馆对土地债务类档案作了新的编号,此包号系旧有的,笔者暂时不能去查阅改变,对于需要检索的读者造成不便,尚请见谅。

②  第4589包、第4600包,前包题本系四川总督所作,后包是主管刑部的大学士题本。

③  第4586包。

④  第4593包。

⑤  第4595包。

⑥  第4606包。

 

为兄长立后,还在 经济 上关照亡兄遗孀。安徽泾县王道传,在其三弟故世时,将次子王延沃过继给他,继承其三亩田业,王延沃仍随生父生活。①福建漳浦县丁秋无子,自幼抱养陈旺子的儿子殿邦为子,其弟丁节又将儿子丁章过继给他,及至丁秋夫妇故世,其兄丁弄收养殿邦,嘉庆六年族中分公项银,丁弄三兄弟共分到三十千文,三房均分,丁章与殿邦作为丁秋的二房共得一十千文。②河南唐县康起玑出继为人后,不知是否有子,但是没有孙子,遂以康万良为继孙。③陕西渭南李澍修自幼出继族叔李光启,④这是过继给出了五服的族人,与给近房叔伯不同。家族为无子的族人立后,起着维系家庭的作用。

    资助。宗亲相互帮助是常有的事情,以致承担债务。四川乐山宋氏妇女,先嫁范姓,夫死携带其女改嫁魏文才,将女儿改姓魏,并于嘉庆五年招赘王老么承继魏家,魏文才死,因其贫困,经本家魏万有、魏文清等议定,将家族的公共桑地出产供宋氏母女生活之用。⑤由此看来,魏姓家族,不歧视再婚妇女,还悯其困难,给予公产出息的顾恤。湖南安化陈明信在舅舅邱庆云家做工,舅舅不能及时给工钱,乃牵了他的牛卖钱,外出做生意,而别人误说他盗牛,他的伯父陈道方怕他吃官司连累自己,出钱将牛赎回,以便他回乡拿牛去换工钱。⑥邵阳县徐立祥与堂叔徐亲南田地毗邻,共用坝水,该徐立祥用水灌田的日子,徐亲南予以堵塞,引发争闹,无理的徐亲南却邀族人徐立任等人,指责徐立祥“触犯尊长”,应该出钱赔礼,徐立祥不予理会,外出贸易,徐亲南又约徐立任等将徐立祥哥哥徐立珍的牛牵走,寻经族人劝解,由徐立珍出钱二千四百文交给徐亲南,换回牛以息事宁人。⑦以上有关牛的两个案子,都是尊长出钱以图消弭事端。

    收容。收留没有直系亲属的宗亲。四川峡江县曾欢保,父亲死了,母亲改嫁,到剃头店当帮工。嘉庆五年,欢保十七岁,打架受伤,伯叔祖曾会迪收留他在家养伤,然而伤重死去。⑧

干活。族人有急事,找宗亲去帮助做活,是极其平常的事情。广东潮阳梁阿磬于五年闰四月二十五日放牛时突然腹痛,就请在地里割草的族人梁阿汉带为照顾牛,自己回村歇息。⑨浙江仙居人应文标将田租给张钦法耕种,嘉庆三年向佃户借钱三千六百文,五年张钦法就扣租抵欠,六年夏收应文标去收割一半麦子,到七月三十日夜间,叫侄儿应希杰帮忙去抢割稻子,被张钦法发现,应希杰竟被张钦法的侄子张组富打死。⑩像应希杰这样应招帮忙的事,在笔者所见的档案里发生了多起,其实张组富也是应叔父之招而来的,从而惹了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第4588包。

②  第4712包。

③  第4564包。

④  第4574包。

⑤  第4588包。

⑥  第4574包。

⑦  第4592包。

⑧  第4598保。

⑨  第4586包。

⑩  第4614包。

 

    吃请。宗族活动和宗人家庭有事,宗亲间会有餐饮之举。六年二月二十三日邵阳李信言与从侄李仲文、族兄弟李信荣、妻弟蒋老三在家“吃祭祀酒”①。

    (二)急难之时的救助

    “患难之交”,在中国人最受称扬。宗亲之间常常出现患难与共的情形,特别是在近房之间。出手排难,有多种情形,因血缘关系的疏密,区分出远近,人们之间的相互救助,采取由近及远的原则,首先是亲兄弟叔侄相助,其次是五服内亲、族人之间相助,外出谋生中更是宗亲相帮。为亲人排忧解难,甚至不计自家的利害安危。救助不仅是对付外姓、同姓不同宗的人,因为由近及远原则,乃至为近房而与远房结仇争斗。

    兄弟叔侄相帮。浙江玉环厅张添锡于乾隆五十六年(公元1791年)出典山地一块给姚阿娄,同时给予契据,然而契据内包含有未典地段,嘉庆六年姚阿娄要照契据所开地亩管业,带领兄弟姚阿五及雇工到并未购买的地里耕种,张添锡随即与已经分家的弟弟张添送去阻拦,姚阿娄将张添送打伤,张添锡则将姚阿娄打死。②这是两对兄弟相帮一致对外。广东长乐县人张略成与张达帼,同姓不同宗,两家相邻,屋后有官地一块,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立石分界,各自用作晒谷场。张略成占的面积小,他因租地少,场地够用,所以没有理会,后来增加租地,感到场地小了,就在六年端午节邀请堂侄张石秀去移动界石。张达帼与其堂弟张达敏走来阻止,发生争执,张石秀打伤张达敏,而张达帼打死张略成,张达帼被拟刑绞监候,张石秀逃逸被追捕。③一个堂侄、一个堂弟各为帮助亲人,一个受伤,一个成为潜逃犯。湖北蕲水胡有本及侄胡升谦、胡升让有公共田庄,租给陆得高、陆老九弟兄,嘉庆五年秋天胡家叔侄以约期已满,要收回自种,陆家兄弟要求秋后退佃,胡家兄弟带同雇工于九月初十去犁田,陆家兄弟遂打死胡升谦,打伤胡升让和工人沈三。④

    五服祖孙相助。江苏如皋孙万益于嘉庆三年向监生戴宝贤借钱,不收利息,未还,四年除夕又去借钱,戴宝贤不答应,孙万益就将他家茶碗摔碎,住在间壁的戴宝贤侄孙戴伯成闻声赶来,祖孙二人遂把孙万益打伤致死。⑤

族人相助。陕西临潼孙驴儿向借贷人田大怀讨债,反而被田大怀追打,孙登举见状,为保护族叔祖孙驴儿,失手将田大怀打死。⑥浙江临海人张洪豹交租,故意少交二斗,业主陈

________________

①  第4586包。

②  第4601包。

③  第4591包。

④  第4588包。

⑤  第4595包。

⑥  第4556包。

 

志经不肯少让,争打中,被赶集回来的张洪豹族叔张光义看见,他为帮助族侄,上前袒护,被陈志经打死。①

在外谋生相帮。江西瑞金人古奕祖与堂侄古喜奇同到福建长汀做挑夫,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有一个挑夫冯起中在邹细丰饭店吃饭,不能付现钱,被店主责嚷,古喜奇出于同类相怜,上前帮护冯起中,邹细丰就将古喜奇打伤,别人通知古奕祖,古奕祖赶来将古喜奇搀扶到住处刘贵宫店内,请医生 治疗 ,不治而亡,古奕祖遂去报案,请求伸冤。②在异地他乡,古喜奇无人可以依靠,只有堂叔是亲人,而古奕祖也因为他是堂侄,就以救助他为己任。四川合川人周元珑、周元贵兄弟移居邻水县,租佃熊姓地主田地,王明绍、王斌父子也租种熊家的田,同院居住,周家兄弟看不上王家父子的不务正业,王家则向他们寻衅闹事,陈盛潮也种熊姓田,隔院居住,五年三月,周家兄弟联合陈盛潮致害王家父子。③

宗族房系内讧中近房相助。湖南浏阳王氏有公共祭田,六房轮留管业办祭,嘉庆五年该王孟举轮值,他将田租给小功服的王海南,七年归王有堂轮值,要起田自种,可是乡俗起田得在头年十二月言明,王海南已经犁过田,不允起田,三月初八日王有堂带着侄子王代楠强行耕种,被王海南之子王明川等打伤,王有堂、王汉章遂带同弟侄到王海南家,打死王明川。王有堂与王海南共曾祖,自祖父起房系不同,然而死者系王有堂缌麻服侄,仍未出五服。④这个命案是王有堂与王海南两个房系相争的恶果。江西萍乡何姓也因公共山田租息导致小功服宗亲相残:嘉庆七年何文松轮值,小功兄弟何文贵往讨山租,被何文松弟弟何文标打伤而死,何文贵的侄子何仕庭报案,为叔父伸冤。⑤

    救助的内容是多方面的,其中包括宗亲遭遇困难 时代 他向人求情,希图使他从困厄中解脱出来。四川彭县人尹崇俸于五年二月受雇于净水寺,到五月患病不能做事,僧人道悟要把他辞退,尹崇俸之兄尹崇位到寺院,再三向道悟恳求,容留乃弟在寺里调养,只管吃饭,不给工钱,道悟遂允许尹崇俸继续留在寺中养病。⑥湖南靖州绥宁县李昌太将塘田典当给苏时春,仍归出典人佃耕,嘉庆六年李昌太用潮湿谷子交租,苏时春生气要收田自种,李昌太就请求族人李昌华向苏时春讲情,继续让李昌太佃种。⑦

    以上族人相助的案例,是非不能一概而论,有的帮助合情合理,有的站在无理的一边,笔者在这里不是要分辨谁是谁非,而是说宗人与外人之间、宗人房系之间,不讲是非,而只讲血缘原则,以此决定对族人困难、灾难的态度。

    (三)特殊情况下充当苦主的角色

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第4614包。

②  第4547包。

③  第4586包。

④  第4715包。

⑤  第4711包。

⑥  第4604包。

⑦  第4712包。

 

人命案件通常由苦主报案,这苦主应是直系亲属,即父子祖孙和夫妻,在没有直系亲属,或死者的子孙年幼的,其他宗亲代为报告官府,恳求伸冤。报案者,除了需要受亲人惨死的伤痛外,还要如实陈述案情,并对真实性负责。这是在心理沉重负担下、压抑下做出的,很不好受,一般情形下谁也不愿意充当这种角色,而宗亲有义不容辞的责任,不容不去为死难宗人处理后事。

    兄弟报案。湖南衡山佃农吴蒂岳因用水溉田之争,被田主打死,乃兄吴文豪报官,“恳验究”①。河南洛阳杨振甲被人杀害,其兄杨印甲投报请究。②

    叔侄报案。山东昌乐人韩小水在姜进贤家牧羊,死了两只羊,主家没有让赔偿;他的被雇得到张玉的保荐,张玉觉得韩小水无能,使他没有脸面,因此责骂被保人,并在斗殴中打死韩小水。事发,韩小水的叔父韩克武投保报验。③前面说过四川乐山魏姓家族关照寡妇宋氏母女,后来出现变故,魏济明到那块桑地采取桑叶,并将宋氏母女打死,宋氏丈夫魏文才的堂侄魏万有报案请究。④

    堂兄弟报案。安徽宿州宋玉被宋兹荣误伤身亡,他的堂兄宋兹美报案⑤。江西铅山人曾景盛交定金预购程有崽的竹箬,至期交货不足,引发殴打,曾景盛死亡,他的堂弟曾景春投报,求抵究。⑥

    伯叔祖孙报案。前述曾会迪为侄孙曾欢保报究,即为实例。

    由上述各种情形来看,在人们的生活之中,需要找人干活,请保人,找监护人,立嗣子,求资助,急难之中寻觅排忧解难之人,乃至死亡后的料理后事,都离不开宗亲。宗亲关系笼罩着宗人的生活,给人们生活以关注,这是生活的现实。

宗亲关系与人们生活的密切程度,又取决于血缘疏密关系,即遵循由近及远的原则,血缘越近的人,相互之间的关照就越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第4565包。

②  第4565包。

③  第4603包。

④  第4588包。

⑤  第4565包。

⑥  第4597包。

 

二、宗族公产、公益与纠纷

 

    许多宗族拥有公共财产,举办公益事业,开展宗族集体活动,这在有助于安排族人生活的同时,往往也造成事端,发生家族内难。这些方面,与前述的互助、互救生活,同是构成族人生活的一种内容。

    (一)宗族公产及其来源、管理与分配

在笔者看到的案例中至少有四十多个宗族拥有公共资产。这些资产多数原为先人故世前指定作为他的祭祀资源的田业,而后成为祭田为他的房分所有,待后房支扩大,产业则成为宗族公有;或者开始就指定产业为宗族所公有,是族产而不是房系产。宗族公产主要是不动产的耕地、山林和房屋,有的也有浮财——银钱;族产的各项收入,在完纳钱粮之外,主要用于办祭,有余钱则按人丁分给族人。公产有固定的经理人员,负责收纳与支出,而公产不多的宗族大都采取各房轮管的办法,轮值之年,既管理田产的收益,又办理祭祀事务。至于田地的经营方式则由宗族公议或轮值人员决定,或自家耕种,或出租给族人、外姓人。有的宗族公产的收益分配,采取按房按股的 方法 ,多半开始时按房给股,后来房下又有房,各房的族人就依所得的股份,再进行分摊。宗族在公产管理中有漏洞,有的族人又因贫困而企图贪占公产的便宜,于是发生纠纷,甚至出现斗殴命案。

    直隶宝坻张姓宗族有“公伙祭田,坐落不止一处”,可知田产不是很少;“每年收的租息,作为完粮祭扫用度”,这种祭田,名副其实是为祭祀之用;“公议张用庆经管总账,张美玉催交租钱”,即管理人有两位,一管总账,一管收租,人选是族人共同商议出来的,经过某种民主的程序,而非族长指定。该宗族祖坟边上还有几亩地,由张宗立租种,每年交纳东钱十六吊。嘉庆四年、五年欠交租金,六年清明祭祀之后家族结算帐目,让他交租,可是他在这以前为族中公事垫支一百多吊东钱,他要求以此抵算租钱,可是族众不同意,因为众人希望他交现钱,以便完纳钱粮,张宗立于是答应筹措现钱定日子交纳。①河南郾城刘姓家庙有祖遗祭地六亩,族人轮种,五年由刘叫花耕种,八月间他的无服族兄弟刘顺诈称该轮到他耕种,并要分割刘叫花所种的芝麻。②江苏溧阳史姓祠堂有田产,收有存粮,嘉庆四年出粜稻米,族人史一沅蒙混私自挑走一石,被发现后,族长史其凤罚他祖前设祭;五年六月,史一沅又向经管人要求借用祠堂公存银十二两,经手人不同意,要由族长处断,史一沅乃将史其凤杀害。③原籍江西崇义、寄籍南康的王世月,兄弟六人,其父遗留祭田九石八斗(种),④租给邱姓耕种,并收押租钱六十五千文,六兄弟轮年收租值祭。嘉庆五年王世月轮值,邱姓欠租,且无力还租与继续承佃,王世月乃将其所欠租谷估值五千文,另给他六十千文押租钱,将田收回自种,随后他二哥王世朋从外地回来,不明原委,以为他要“赖租减祭”,责嚷他,以致被他打伤而亡。⑤

江西万载杨姓族人公有凤凰山场,租给兰姓等佃种,收租按八十股均分,雍正年间(公元1723—1735年)以后陆续出卖六十四股给族人,剩余的杨伦红等人十六股,收租送到宗祠,按股分给。嘉庆四年十月又将山田立约阄分,各自管业收租。可是杨伦红却将他和杨可观分内的租子一并征收,引起两家的打斗。佃户表示他的地租是二十二千文,杨家不管谁来,都可以取租,可见杨家管理不严密,给不良族人钻空子,发生恶性案件。⑥江西武宁周姓有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第4600包。

    ②  第4602包。

    ③  第4588包、4603包。

④  清代南方有些地区以“石斗”为田亩的 计算 单位,每石种究竟合多少亩,各地不一致,不过总在六亩以上。

⑤  第4601包。

    ⑥  第4583包。

 

山一丘,嘉庆二年三月,族众因乏公用,将山上树木以五十千文押给洪大衍,二分起息,立有文约,五年还过本利,然欠利钱二千文,十一月周姓族人上山砍树,典主阻拦,形成命案。①浙江淳安徐姓宗族有毛桐岭秋字454号、455号两个公山,分别是十二亩、二亩纳粮税额的面积,在各户名下纳粮。四年十一月徐吉孙、徐万和出面将二山的柴薪树木的砍伐权出让给方长太,得价八十四千文,按股份所有权分给各户,由于有的股份业主没有及时得到钱文,造成斗杀案件。②

    福建上杭刘姓宗族有公项银,族人刘芳文于乾隆五十八年(公元1793年)八月借用十两,立有字据,每月按一分半起息,宗族将利息用作每年的祭扫费,嘉庆二年(公元1792年)四月以后刘芳文拖欠利钱,五年端午日祭祖,刘芳文与祭,轮值办祭的刘腾应让他交纳欠租,发生争执并殴斗,刘芳文受伤死亡。③江西新淦帅氏宗族也有公存银钱,帅俊万经管出入,五年正月二十二日族众在公厅与他算帐,他应交出六千文,远房的人要他立即拿出来,近房的人维护他,引发撕打,生出命案。④

    宗族公产有田业,有银钱。产权归宗族所有,比较有稳定性,但也不是绝对的,会发生出卖、出典的事情,如万载杨姓、淳安徐姓的公山就在变化,所以旧有的会减少、消失,而新的祭产又会不断出现,像王世月家族那样。家族产业不许族人个人私自出卖,因此才有稳定性,与此相一致的是产业契据管理有方,有的归宗祠统一收存,有的由长房保管。安徽歙县方姓,“祠内公业契据”向由“长房收执”⑤,是为一例。族产不容侵犯,族人自觉地监督,起到保证作用。福建晋江李姓祠堂前有两株古树,一贯禁止砍伐树枝,嘉庆八年六月李虎去砍枯树枝,无服族叔李辇见而阻止。⑥

    (二)祖遗田产的用水管理与纷争

    族人的田产有一部分是祖先遗留下来的,这种田地的灌溉用水,在祖宗时代由于是自家的,不会有什么争竞。可是留传后代,每家分得的地块越来越小,用水的秩序就要重新安排,否则就会出现乱子。事实上,不仅同一宗族内部,而且不同宗族之间都需要进行水资源的管理,然而纠纷还是不时地发生。

六年(公元1801年)四月,湖南邵阳徐立祥、徐亲南为用水的斗殴,前面说过,不必重复。嘉庆五年秋天,湖北黄安李空元因为天旱,公塘水少,偷挖堂兄李再华的田埂放水灌田,被打伤死去。⑦湖北孝感汤姓宗族在嘉庆七年十一月发生卖田牵涉到未来用水的戕杀案。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第4714包。

②  第4579包。

③  第4581包。

④  第4579包。

⑤  第4504包。

⑥  第4717包。

⑦  第4595包。

 

手汤洪桂,年七十二,有四兄弟,他行四。兄弟们的田有公塘,车水共用,但都经过三房汤洪富的田。十一月初二,汤洪富因乏钱使用将二斗水田卖给丁万桂,汤洪桂得知,与二哥洪明等商量,觉得将来用水都要经过外姓丁万桂的田地,恐多不便,不如大家凑钱,帮助三房索回田业,于是逼着汤洪富找丁万桂退田,可是买主不答应,汤洪富因而生气发病,汤洪桂乘机将三哥勒死,企图嫁祸于丁万桂。①汤洪桂固然是丧尽天良,然而促使他如此行动的是用水的原因,可见农田水利资源的分配是重大的 问题 。江西宁都州刘潮铭、刘捷贤堂兄弟的耕田上下毗连,同用圳水,嘉庆二十二年八月十四日刘捷贤堵塞刘潮铭水道自用,结果就出现了刘潮铭被打身亡的事故。②在宁都州还发生宗族之间争水打官司的事情,平阳乡有高陂水,灌溉中塘、洲塘、江口三村,郭姓中塘在上,张、崔二姓之村在下,各自车水溉田,都以明代万历年间(公元1572—1618年)的地方志和顺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乾隆十九年(公元1754年)共同修治与分用陂水的政府批谕作凭证。然而新修的宁都州志记载高陂系张、崔二姓先人所修,与郭姓无关,张、崔二姓遂于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六月上告,不许郭姓用水,署理宁都州知州石瓒韶以陂水乃 自然 之利,下令照旧共同灌溉。崔姓不服,继续上告,江西巡抚批示赣南道审理,赣南道转委会昌知县会同宁都知州勘讯,会昌令等认为郭姓只有私存远年官断批谕,并无州衙 文献 作根据,而崔姓、张姓交验的新志,有张汉宸、崔彬等兴筑字样,而且郭姓另有塘水,遂将高陂之水断归崔姓、张姓使用和管理。原来各姓都有陂水使用的管理人员,负责修缮、用水事务,崔姓遂命原来的管理人崔兴扬继续管业,合族拨给他十五石粮食作为酬劳。七年四月十五日崔兴扬邀同族人修筑陂坝,所起沙土压在郭以匍的田里,郭以匍以此为由,掘堤放水,崔兴扬与崔兴全等巡夜发现,杀死郭以匍,于是郭姓控告到湖南按察司,按察使衡龄审断,准许郭姓用水,惟安排三姓不同的用水时限,即郭姓准用二日,崔姓、张姓共用八日,并按照用水的天数,计日出资维修陂坝。③

    无水不能种田,水和地一样关系着农民的生产和生活,因水利灌溉而产生的争端,就毫不足怪了。不过以上利用水利资源的纠纷多发生在南方的湖南、湖北、江西等水田地区,而北方则比较少见这种现象。

    (三)族人间的买卖、借贷与纠纷

    族人之间有无偿资助,同时有借贷和买卖的关系,这中间有的有互助的因素,不过更明显的性质是买卖、借贷成分,是财产私有,你我分明的表现。

贵州仁怀县黄添桂原先借堂兄黄添俸银三两,后来商议将田一丘卖给黄添俸,借银就从田价中扣除,尚未成交,又把同一块田卖给另一个堂兄黄添潮,致使黄添潮、黄添俸两个堂兄弟争买田产。④四川彰明县马魁文,弟兄五人,分家各过。他于嘉庆四年十月将水田二亩

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第4713包。

②  第4720包。

③  第4711包。

④  第4535包。

 

卖给四兄马化文,随后因贫穷要求加价,马化文责备他好吃懒做,不允加价,他就把四哥殴伤致死。①嘉庆五年八月湖南湘乡李白瑾凭中买族叔李本亦山地一块,预备做地基造屋,而这块地土,李本亦的祖父李次林在雍正年间(公元1723—1735年)卖产时已将其包括在内卖给了李宅士,至此李宅士的孙子李树北拿出田契,投报族户李青香等人,并告到官府。但是这块田地实际上李宅士及其后人没有管业,而仍由李本亦及其子孙管理,所以官方判断让李树北照李白瑾的价格再行购买,由李本亦出据卖契②。此类案例表明田地在宗族内部买卖是常见现象。本来,宗法习俗“卖产先尽亲邻”,这不仅是伦理的事情,而且是有着实际利害的问题,观汤洪桂弟兄不愿把田地卖给外姓人的理由就立即明白了。

    这些是宗族成员之间买卖田产和借用银钱的事情,此外还有交易、借用物品的。江苏泰兴栾盛宽于嘉庆六年正月十八日向无服族叔栾宗书买草,欠钱八十文,约定二月十一日还清。届期还过六十文,下欠二十文,栾宗书讨要,以致使栾盛宽的母亲死亡。③嘉庆五年八月四川酆都刘仕彬将方桌、抽箱各一个卖给弟弟刘仕才,议定八百文,二十五日交钱,可是二十三日刘仕彬喝醉酒,强拉刘仕才去付帐,生出不幸事件。④安徽泾县吴常九于嘉庆六年四月向二哥吴仲材借白布大褂一件、絮被一床,典当花用,六月吴仲材讨要衣被,被兄弟殴打致死。⑤这些都是兄弟、族人间细微的琐事,处理得好,不会发生伤亡事故。

    (四)图赖强求族人财物

    各家各户的财产是分明的,虽然是亲兄弟、亲叔伯,以及五服内外族人,按理不得抢夺他人财产,强占小便宜,可是这类事情却时常出现。

    强占便宜。陕西澄城李洪恩家有三棵梨树,梨果成熟的时候,他被为人强横的缌麻服叔李京造强行承包贩卖,由他出价,每年只给制钱五六百文。嘉庆五年七月将熟的梨果生得特别多,而麦子却是歉收,李洪恩希望在梨果方面得到一些补偿,多卖一些钱,但是李京造只肯给一千文,李洪恩就卖给他人,得到二千文,李京造则挑衅生出事端。⑥王免与兄王善寄居山西宁远,分居各过,王善有子王贵谦,父子也分家另过。王免不务正业,经常受乃兄周济,嘉庆二十二年(公元1817年)十一月到侄子王贵谦家要饭吃,侄儿嫌弃他不给做,他遂到哥哥家抱怨,说王善不能教子。⑦

___________________

①  第4600包。

②  第4596包。

③  第4593包。

④  第4574包。

⑤  第4535包。

⑥  第4594包、4553包。

    ⑦  第4718包。

 

强借。陕西渭南人李澍修到汉中做蒙学教师,他的缌麻服兄李瑞潋也到汉中做磨面生意,折本歇业。他们住前后院,李瑞澂屡次向李澍修借钱,预备作本钱重新开业,李澍修无钱可借,李瑞澂就责备他薄情。①嘉庆五年八月,四川夹江县黄国祥的孩子要吃豆子,国祥就到堂弟黄国顺地里去割豆,被发现阻止,他反而说人家小气。②

    讹诈。前述江苏溧阳史一沅杀害族长史其凤的事,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讹诈族人的行为被族长证实,怀恨在心,而蓄意报复。事情是这样的:史受六于乾隆四十八年(公元1783年)购买史映兴两问平房,七年之后的乾隆五十五年(公元1790年),与此房毫不相干的史一沅找到族兄史受六,强索酒礼银十六两,史受六把他告到县衙,史其凤到公厅证明他确系诈赖,知县遂处以枷刑。③

鸡鸭牲畜践踏田园粮食。贵州仁怀人廖天奇家的鸡,在五年六月初七日进入廖天奇堂孙廖国俸的田内吃稻子,廖国俸赶鸡,鸡飞向山坡,廖天奇怕鸡走失,棒打廖国俸。④江苏通州曹菊的鸡鸭跑进堂弟曹利仁的田里,曹利仁赶逐鸡鸭,曹菊则赶打曹利仁。⑤五年七月,福建漳浦陈见家的猪践踏缌麻服叔陈枫的菜园,陈枫驱赶,陈见的母亲涂氏反而阻拦⑥。江西东乡少年鲁海俚在无服族婶鲁魏氏园地旁边放牛,魏氏怕践踏园子,赶骂鲁海俚⑦。鸡鸭牲畜糟踏他人的田园粮食,他的主人认为毁坏人家的东西有限,而自家的家畜家禽宝贵,故对人家少有歉意,而对别人的赶逐则耿耿于怀,所以引出事端。

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第4574包。

    ②  第4574包。

③  第4603包、4588包。

④  第4608包。

⑤  第4579包。

⑥  第4579包。

⑦  第4574包。

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www.lwlm.com
录入:xiaohua
相关推荐